新闻资讯

张宾给石勒出的主意是平地版的定军山

当年底,王石大战正式打响。和往常一样,王浚仍然是搬自己的女婿鲜卑段部(此时首领是王浚的外孙、前任首领段务勿尘的儿子段疾陆眷)帮忙。
鲜卑骑兵雄风不减,一出手就把石勒的胡汉大军打得稳不住脚,本来的进攻方石勒一下子变成防守方,战线一直推到石勒都城襄国城下。
敌人这么猛,自己又被围上了,怎么办?
很多人都猜到了,没错,在这种关键时刻,石勒身边肯定又有张宾的声音。
这次,张宾给石勒出的主意是平地版的定军山,先坚守疲敌,再猛然出击,而且指出段军的精锐都在其大将段末柸(疾陆眷堂弟)部下,冲击的重点就是段末柸。
为了达成冲击的效果,张宾还让石勒悄悄在襄国城墙上开设了很多门,叫做“突门”。张宾就是张宾,一出手就非同凡响。
果然,第二天又骂又跳挑战了大半天的段军将士,不少人干脆脱下铠甲躺在地上。就是啊,大太阳晒着,你们到底打不打呀?
忽然,段军将士迷迷糊糊的视线中感觉有好多道很通透的亮光,忙睁眼看,乖乖,城墙上竟然多了好多的小门,人马奔腾而出。
到底是训练有素的鲜卑兵,纷纷上马应战,不料冲出来的部队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厉害,稍微一接触就丢旗卸甲、争相逃命。
鲜卑骑兵们立马来了精神,在段末柸的亲自带领下,蜂拥而上,可冲进突门的鲜卑兵很快发现自己被反包围了,其中还有他们的军神段末柸同志。
蝎子再毒也架不住蚂蚁多,进去的鲜卑兵大部分被俘,也包括段末柸。
作战的时候,比主帅更重要的,往往是像段末柸这样的精神旗帜。
段末柸被俘的消息传来,前面还骁勇异常的段军争相夺路而逃,石勒乘胜追击,据说尸体躺了三十多里,段军精锐尽失。
好在鲜卑兵训练有素,段疾陆眷虽然损兵折将,可阵地没有丢,仍然回到了进攻前的位置。
也许还在喝压惊酒的这个功夫,石勒讲和的使者来了,以段军的威风,此刻恐怕都想把这哥们直接给剥皮,可问题是使者手中的砝码是军神段末柸。
交易很快谈妥了,为了赎回段末柸,段疾陆眷不但同意讲和,还付给了石勒大量金银珠宝。
石勒手下也有人劝他干掉段末柸,毕竟放这样的人回去不亚于放虎归山,可石勒的回答证明了张宾认老板的眼光确实很准:
段末柸再猛毕竟只是一个人,怎么能为一个人而惹恼一国呢?要是把段末柸放回去,我们就能从王浚那边把鲜卑段部整个拉过来。精辟!
结果,石勒让石虎和段疾陆眷结为兄弟,自己把段末柸认为义子。
我发现鲜卑人特别仗义,先有拓跋部不嫌弃弱小朋友(刘琨),后有段部个个都是实心眼。段末柸回到辽西后,依然坚持每天向南三拜,表示向义父石勒请安。
细看一下,石勒的办法和60多年前诸葛亮七擒孟获有异曲同工之妙,先兵后礼往往让人心服。
失去了鲜卑段部的帮助,从此以后,王石大战的天平就发生倾斜了,王浚彻底转入守势,连部下大将游纶、张豺都投降了石勒,一时间冀州基本上都落入石勒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