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见到吕世那副模样郭旌看了却视若无睹

什么!折了四万兵马!李沧竟敢如此大胆!快去把他找来!”当吕世醒过后见四下无人,也是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等待着。而现在知道了前因后果的他脸色铁青,青筋暴起。看起来现在他的模样已然远超愤怒,而是达到了暴怒的程度。
“李沧将军,恐怕来不了了。”郭旌在他面前禀报完后,见他如此大怒,却并未有丝毫惧意,依旧平淡的说着。
“为什么!”
“他,被方译一招斩于马下,立即身亡。”
“一招斩于马下!”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他双手支着桌子猛地站起来,大半的怒火几乎都转变成了惊讶。
相比之下,哪怕他听到折损四万兵马的消息,也没有比得知李沧被方译一招斩杀的消息更震惊。原本暴怒的他,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消了不少气。
“李沧的实力我知道,哪怕单臂作战也不会如此不济。真想不到这个方译竟如此厉害,唉,姜国也并非没有人才在的。”联想到昨日自己与李沧对战方译的场景,他不禁又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郭将军,我们现在只剩两万人马,这根本不足以与方译匹敌,这可如何是好?”说到这里,吕世连连摇头叹息,一想到自己当初曾夸下海口说七日之内要拿下整个徐州六郡就叹恨至极。
见到吕世那副模样,郭旌看了却视若无睹。竟闭上了眼睛,长叹了一口气才缓缓睁开眼睛。
“我之前提议过要搬援兵,将军第二次吃了败仗才同意了这件事。今日竟忘了,将军您记性可真差。”郭旌冷笑了一声后又缓缓说道。“昨日北海那里已经来过信,说主公已派下了十五万大军来援,现已在路上,估计明日便到。”这一番话过后,郭旌所叹之意也就不由言说了。
“太好了!嘶,不过......京都来信都应该是交到统帅手里,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先知道。”喜过之后,吕世反而又起了疑心。而这一句话,也是让已经心凉了的郭旌再度增添了几分憎恶之意。
要知道,吕世当初答应却并未派人手前去,而郭旌也只能是派自己的亲信做这个信使,并且教他面见吴政的应对之法,吴政一不是明主,二还不是省油的灯。没有一套完美的说辞,他岂会发兵来援?所以那人不先禀报郭旌,还去先禀报谁?更何况,昨日吕世食了那蒙汗药,睡地深到雷都打不醒,他们又能怎么禀报?
“信使是深夜前来的,我们昨日已经前来禀报过了,但见将军您睡的正香,而且久叫未醒,我们等了几个时辰都不见您醒来,也只能就此作罢。将军若怀疑的话,此事帐外守夜的将士皆可为证。”郭旌脸色铁青的说完了这句话,尤其是最后几句,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吕世说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不是你有二心就是对我不恭。对于郭旌这种忠心耿耿,一心为国的人来说,这是最大的侮辱!之前郭旌都能忍,但这一次,他实在是愤怒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