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只可惜遇上了傻哥哥留下的这么个烂摊子

313年的春节,已经在汉国当了一年半俘虏的晋怀帝司马炽应汉国皇帝刘聪的“邀请”参加新春宴会。
不过,和其他接到邀请的人不同,司马炽得穿青色的衣服(青色在古时是地位低的象征,白居易有“江州司马青衫湿”的诗句),还得给其他客人倒酒,敢情是去当宴会服务员。
一方面怪刘聪确实不够意思,另一方面也说明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这个老道理。
好好的皇帝被人家整成服务员,和司马炽一起做了俘虏的几个大臣不禁想起了过去在洛阳的好日子。就是啊,每天吃好的玩好的,到了人家地头上,连皇帝都得当服务员,唉……
就在这时候,刘聪接到了以司马炽为首的晋朝俘虏意图和刘琨里应外合颠覆汉国的报告(谁怎么损,偏在这个时候告状)。
二月,司马炽连同十余名晋朝大臣被杀,司马炽终于结束了他历时一年零七个月的俘虏生活。
司马炽,一位奋发有为的年轻人,刚即位就废除诛三族的陋规,恢复了坐朝听政的好制度,在汉军交相围攻洛阳的危难时刻,司马炽始终坚持一线,只可惜遇上了傻哥哥留下的这么个烂摊子,遇上了司马越这么个伪善狡诈的堂叔。
关于司马炽我不想多说,从他的谥号就能看出,按照古时的谥法规定,慈仁短折曰怀,充满了对他的同情。
借用晋朝秘书监荀崧的评价:“怀帝天姿清劭,少著英猷,若遭承平,足为守文佳主。而继惠帝扰乱之后,东海专政,无幽厉之衅,而有流亡之祸。”
由于当时没有报纸、电话,加上相对于汉国来说,晋朝处于弱势,估计在汉国都城平阳也没有派多少探子。所以一直到两个月后,长安的临时朝廷才接到了晋怀帝的死讯。
对于刚刚通过内斗重新排了座次的这帮所谓名士大臣来说,对他的死绝对谈不上是悲还是喜。大家更关心的是,皇太子抓紧时间变成皇上,大家顺势跟着加官进爵。
这也就是我在这段段首只写313年,而没有写年号的原因,因为在313年正月来临的时候,按说还是晋怀帝永嘉七年,可是在这年四月,皇太子即位了,一下子,这一年成了晋愍帝司马邺建兴元年。
为了表示对新皇帝的尊敬,远在江东的司马睿将自己的都城建邺改名为建业。
此时,由于贾疋、闫鼎等小朝廷的台柱子相继被杀,当家的重臣是司徒梁芬、尚书左仆射麹允、太尉索綝等人,正可谓“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
而且历经战乱,加上刘曜的坚壁清野,此时的长安城里,只有不到一百户人家,四辆车,昔日辉煌的帝都、八百里沃野秦川如今是杂草丛生、毫无生机,进城后的感觉不亚于到了遭遇外星人入侵过的地方。